亚美佣金看各地如何造林植绿(绿色家园)

  甘肃省民勤县,亚美佣金青土湖周边治沙造林现场热火朝天。
  民勤县三角城林场供图

  青土湖碧波重现。
  民勤县三角城林场供图

  工人在河北省雄安新区容城县八于乡北河照村植树。
  本报记者 史自强摄

  浙江省杭州市桐庐县芦茨湾村,绿意盎然。
  资料照片

  浙江省衢州市开化县音坑乡下淤村,风景秀美。
  资料照片

  “迟日江山丽,春风花草香。”植树造林的大好时节,绿色在神州大地不断铺展。

  目前,我国森林覆盖率已由上世纪70年代初的12.7%提高到22.96%,森林面积和蓄积量连续30多年保持“双增长”,为应对气候变化、推动全球生态治理作出了重要贡献。

  习近平总书记4月3日在参加首都义务植树活动时强调,要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,加强生态保护和修复,扩大城乡绿色空间,为人民群众植树造林,努力打造青山常在、绿水长流、空气常新的美丽中国。

  各地正在努力扩大城乡绿色空间,深入开展国土绿化。在甘肃民勤,根据水资源承载量决定造林地块和规模;在河北雄安新区,先进的“近自然造林”方式,让树木个性生长、自然演替;在浙江各地,国土绿化正在加速,江南四季常在的绿色将更加动人……既着力“扩展绿色”,又着力“提升质量”,我们将迎来一个绿意盎然、生机勃发的美丽中国!

  ——编 者 

 

  甘肃民勤因地制宜、适地适树、以水定林

  风沙线筑起绿色长城

  本报记者 王锦涛

  甘肃省武威市民勤县,沙丘之上是成片的梭梭林,中渠镇东容村农民魏润红手握铁锹在劳作。他已经在这一带治沙造林16年了。

  这里是青土湖区域,夹在中国第三大沙漠巴丹吉林和第四大沙漠腾格里之间。“青土湖是民勤绿洲北部最大的风沙口,风沙线长达13公里,流沙面积12万亩,两大沙漠在这里呈合围之势。”民勤县三角城林场场长陶海璇说。

  “过去,风吹沙起,一夜之间庄稼地就成了沙窝窝。”魏润红说,沙丘堵上了公路,人都走不出去,“老人们讲,我们的孩子生在沙子里,我们的归宿也在沙子里。”

  作为中国沙尘暴策源地之一,民勤境内的风沙线长达408公里。2009年,全县荒漠化面积一度达到94.5%。恶劣的自然环境,让一些民勤人被风沙逼退。“我们村有一个组,搬得只剩下一户人。”魏润红说。

  “决不能让民勤成为第二个罗布泊!但与风沙鏖战,不能蛮干。民勤年均降水仅100多毫米,而蒸发量却高达2000多毫米,东、西、北三面被沙漠包围。”民勤县林业和草原局局长金发万说,民勤根据水资源承载量决定生态建设规模,坚持适地适树,推广使用乡土良种壮苗,沙漠区造林大多选择梭梭、沙拐枣等,不断提高造林绿化质量。

  “我们积极与科研单位、高等院校等进行技术交流与合作,在青土湖、昌宁西沙窝等区域,探索开展保水剂、防渗砂等新材料造林试验。”金发万介绍,在昌宁西沙窝区域,开展“压沙造林+喷灌”模式试验,完成治沙造林2000亩,有效节约水资源、提升林草植被盖度。在日常压沙造林工程中,采取直管插入式深灌技术,防止灌水四溢造成水资源浪费,并促进灌水与干沙层往下水层相接,保障新植苗木根系较好生长,提高造林成活率。

  “同时,当地逐年增加生态配水比例,累计向青土湖下泄生态水量2.8亿立方米。”金发万说,干涸了半个多世纪的青土湖又现碧波,水域面积达到了26.7 平方公里,野鸭成群。“截至目前,在青土湖区域已完成压沙造林14.3万亩,滩地造林2.8万亩,过去流沙肆虐的不毛之地,变得充满生机,梭梭成林、芦苇丛生,植被覆盖率提高到了41%以上。”

  造林时节,魏润红和治沙队的成员,一起穿梭在腾格里沙漠,他们扎下帐篷,日复一日,用稻草和梭梭为浑黄的腾格里沙漠披上绿装。“过去是毛驴车拉水,一人、一铁锹、一架子车‘零敲碎打’的治沙模式。”魏润红说,现在是规模化、工程化治沙造林。

  如今,民勤全县人工造林保存面积达到229万亩以上,在风沙线上,已建成长达300多公里的防护林带,全县森林覆盖率由上世纪50年代的3%提高到17.9%,青土湖、老虎口、西大河、龙王庙等大的风沙口得到有效治理,成功阻止了腾格里和巴丹吉林两大沙漠合拢。

 

  河北雄安新区今年将新植树10万亩

  “近自然”打造千年秀林

  本报记者 史自强

  河北雄安新区容城县八于乡北河照村,工人们正忙着开展春季植树。白皮松、黄栌、白蜡等新栽下的树苗错落有致,以一种特殊的混交方式被种下。

  中国雄安集团生态建设公司副总经理彭旭更介绍,与一般造林不同,雄安造林践行的是“近自然造林”理念。何谓“近自然”?“就是遵循‘尊重自然、顺应自然、保护自然’的原则,最大限度地模拟自然界中森林生长的环境,通过必要的人工干预,让树木实现个性生长、自然演替,让森林接近自然林、优于自然林。”

  雄安新区的大清河片林,是2017年开始栽植的第一片近自然森林,这里将成为新区的城市中央森林公园。

  记者看到,林中的树种非常丰富,有油松、白皮松、银杏、国槐等,树与树之间不讲究“整齐”,没有确定的株行距,相邻的几棵树也不在一条直线上,而是自然随机布点、“无序”栽植。

  “这些树栽植的时候,有两年的苗,也有多年的苗;树胸径小的有3厘米,大的有8厘米;树的高度,矮的有二三米,高的有10米,整体营造一种异龄、复层、混交的近自然森林。”彭旭更说。

  雄安新区自成立以来,坚持生态优先、绿色发展,提出要建设配得上“千年大计、国家大事”的“千年秀林”。

  “千年秀林,不是说每一棵树都能活1000年,而是通过近自然森林的抚育、管护,促使其产生较强的自我更新、自我演替能力,形成一个生命力和包容性都极强的生态系统,”彭旭更说,“千年秀林和人类社会有很多相似之处。一棵树的寿命可能只有几十年,但自然演替出的‘树子树孙’能够不断繁育,从而让森林获得长久生机和活力。”

  雄安新区“近自然造林”,在树苗的选择上,也有严格标准和明确要求。优选高质量的原生冠苗,而非人工干预较大的截干苗,目的就是尊重苗木本性,尽可能地接近自然、原生态。同时,为了提高成活率,优先使用抗逆性强的乡土树种、本地苗木;制定千年秀林技术标准,规范植树造林的每一个作业过程。

  目前,以大清河片林为代表的雄安近自然森林,长势良好。银杏、国槐、法桐等树胸径已长粗了约3至5厘米,油松等树长高了1米左右。丰富、混交的树种,增强了抵御病虫害的能力,形成了优良生态环境,桃、梨、樱花、海棠等提供了食源和蜜源,使得野兔、刺猬等小动物以及野鸡等鸟类,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林中。

  2017年至2019年底,雄安新区新造林超过30万亩,树种达200余种。雄安新区今年将新增造林10万亩。全河北省今年计划造林500万亩,分布在雄安、太行山、燕山等多个地域。

 

  浙江计划5年新增造林180万亩以上

  植树造林重数量更重质量

  本报记者 方 敏

  “坑再挖得深一些,树根才能舒展……”浙江省淳安县梓桐镇程家源村,护林员叶发林边挖土,边指导大家种树,忙得不亦乐乎。入春以来,淳安县抢抓植树造林黄金时节,截至目前,已完成新增造林10800亩,占年度计划数的92.3%。

  按照浙江的气候条件,2月份就到了适宜植树造林的时节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,多地植树进度滞后了。一边,疫情防控不能松;另一边,绿化时机不等人。如何按期、保质完成造林任务?

  疫情防控和绿化造林“两手抓”!浙江省林业部门抓紧完成地块落实、作业设计、种苗准备等前期工作;在各市县,各地挂图作战、闭环管理,推进造林绿化。

  湖州市吴兴区妙西镇的一处废弃矿区,100多名机关干部、志愿者在这里开展植树活动。半天时间,超过200棵红叶石楠树苗种植完毕。矿区以往“晴天一身灰,雨天一身泥”,现在已经复绿。湖州多地加紧植树造林,将更多的绿色铺展在大地上。

  有人拿铁锹铲土,有人拿水桶浇灌……在衢州市龙游县,由机关干部、志愿者组成的80多人的植树队伍来到詹家镇姜家村,开展义务植树活动。一天的时间里,共种植山樱花、浙江楠等500余株。

  截至3月23日,浙江全省完成人工造林24.09万亩,是往年同期近3倍,已有逾126万人次参加义务植树活动,植树超过765万株。

  浙江既重视植树造林数量,更重视植树造林质量。

  坚持把国土绿化工作作为“一把手”工程。在丽水,市里落实政策、用地、种苗、服务等四大保障,并明确从土地出让金中提取一定比例资金,用于绿化资金保障。同时,各区县强化技术服务支撑。莲都区开展线上、线下培训,指导造林各项事宜;龙泉市大力推进营造林信息化管理、采用无人机飞播,模拟天然飞粒落地成林。

  将国土绿化工作和经济产业结合。淳安县将“林木+中药材”打造为高效生态修复产业。淳安县林业局局长方阳介绍:“林下空间不能浪费,我们种植林下中药材,不仅鼓了村民的钱袋子,还提高了林地质量和保水护土能力,一举两得。”

  科学地做好国土绿化工作,浙江在绿了山川的同时,也给百姓带来了惬意生活。在淳安县枫树岭镇横坑村,村民刘根约告诉记者:“以前,村里的边角地里都是荒草。一到夏天,蚊子多得吓人。现在都种上了南方红豆杉,还有专人维护。蚊子明显少了,生活更舒服了。”

  春花、夏荫、秋色、冬韵……大力推进国土绿化的浙江,一年四季都是绿的,大地的“颜值”不断提升。按照《浙江省新增百万亩国土绿化行动方案(2020—2024年)》,到2024年,浙江全省计划新增造林180万亩以上,森林覆盖率超过六成,基本建立布局合理、覆盖城乡、功能强大的森林生态体系。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0年05月02日 05 版)

(责编:李枫、岳弘彬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madulthood.com